定向降息!美联储议息前夜 央行端出了一碗“特麻辣粉”

  市场没有等到降准,却等来了定向“降息”!

  今日晚间,央行又推出了一个新工具“特麻辣粉”——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argeted Medium-term Lending Facility,TMLF)。中信证券固收首席明明表示,本次创设TMLF是央行在不降息和全面降息之间新增的选项,体现央行货币政策灵活性和操作的稳健。

  

  特麻辣粉的三大看点

 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,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有三大看点:

  一是期限长,其操作期限为一年,但到期可续作两次,这样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,可持续性较强。

  二是价格低,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,有利于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。

  三是覆盖面广,符合条件的大型商业银行、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都可以申请。除了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外,人民银行还新增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000亿元以支持中小金融机构继续扩大对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贷款。可以说,几乎全部金融机构都将得到资金支持。

  华泰固收张继强也指出,TMLF同样需要抵押品。所以,TMLF不是无限供给,而是需要满足诸多条件,后续还有待明确,规模未必能超预期。

  央行当前已有的货币政策工具,包括公开市场操作(OMO)、存款准备金(RRRS)、存贷款基准利率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、常备借贷便利(SLF)、再贷款、再贴现等。

 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,现有的MLF利率3.3%,相较于OMO和市场短端利率稍显偏高,政策利率曲线过于陡峭,一方面会打击银行与央行开展MLF的意愿,另一方面会阻碍无风险收益率的进一步下滑,不利于降低实体融资成本。

  央行下午紧急称流动性充裕

  明天凌晨恰逢美联储议息会议,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继续加息,那么央行此时决定创设TMLF是否与其有关?

  事实上,央行在今天下午就发布消息称,进一步增加流动性投放,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  

  央行称,今日通过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投放流动性600亿元,本周以来已累计投放4000亿元,保持了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上升,市场利率走势平稳,今日DR007加权平均利率为2.67%,比昨日下降2个基点。

 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明明表示,中国的货币政策必然是为本国经济服务的,不是被动的丧失独立性。美国近期市场大幅波动,美债利率大幅下降,美联储自身也面临很大压力,所以我们的外部约束已经减小。中美央行博弈,人民银行选择提前公布定向降息政策,也显示了中国央行的智慧和决心,正所谓下棋抢先手,变被动为主动,这是一步好棋。

  李奇霖表示,这是兼顾内外均衡的选择。当前中美两国在短端的利差(DR001-联邦基金利率)在20-40BP左右上下波动,美联储加息后存在倒挂的可能性。在内部宽信用与增长需要货币宽松支持的背景下,继续降准可能会让短端下行幅度过大,不利于维系外部均衡。TMLF 为一年期、成本为3.15%的资金,既能给银行体系带来长钱,保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,为宽信用保驾护航,又可在一定程度上稳定拉升短端利率,可兼顾内外均衡。

  此前央行行长易纲也强调,“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要找到一个平衡点。在经济下行周期,要以内部经济为主,兼顾外部均衡,找到最优平衡点。”

  定向降息后,普遍降息还远吗

  此次定向“降息”之后,是否意味着普遍降息渐近?

  明明表示,在目前国内资产价格处于高位和前期流动性大量投放的背景下,稳杠杆和防风险仍然是全面降息的约束,本次创设TMLF是央行在不降息和全面降息之间新增的选项,体现央行货币政策灵活性和操作的稳健。

  与定向降准对比,本次TMLF定向降息定向方式并不严格,但与普遍降息的区别在于创设TMLF只对新增资金降息而不会对存量资金有影响,属于弱化版降息。

  但实际上任何货币政策工具的动用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2018年货币政策经历了从定向降准置换MLF到定向降准再到全面降准的过程,定向降息也并非完全封堵了全面降息的窗口,若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仍未疏通,普遍降息并非不可能之选项。

  但也有专家认为,降息可能要等到明年之后,具体要看美联储加息的节奏。鄂永健表示,短期来看降息的可能性不大,要再等一段时间继续观察。如果出现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、经济失速风险上升的情况,有可能会降息。

  对于未来降准的可能性,市场意见并不统一。李奇霖认为,TMLF创设后,央行可能会以此代替降准来做定向宽松,降准的预期与可能性降低,收益率曲线会进一步变平。但对市场而言,央行在美联储加息前夜宣布未来将释放长期流动性,仍然超出预期,影响整体偏正面,且由于TMLF利率更低,长端收益率向下的阻力也相对减弱。

  李勇表示,目前内外需求疲弱,供求两端疲弱,社融持续处于下行通路,宽信用目前看仍是一个“慢变量”。而对后期的货币政策,央行仍将维持资金面的相对宽松,明年1月仍有降准的可能,一方面维持“宽货币”可为“宽信用”格局的形成添加助力;另一方面,宽货币也有助于对冲大月税期,呵护元旦后、春节前资金面的短期紧张。

  延续定向支持民营、小微企业思路

 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,央行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MLF),进一步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,尤其是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。

 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于玮表示,尽管2018年以来DR007中枢有所下降,但由于目前货币市场利率曲线偏陡峭、一般性存款较同业负债溢价高,资金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并不顺畅。在此背景下,央行推出TMLF,能够直接拉低1年期资金利率,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利率传导的障碍,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

  李奇霖认为,这是针对民企、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工具,面向的是对小微企业、民企具有较强支持力度的全国性银行和大型城商行,是结构性宽松的延续。

  东北证券固定收益大金融首席研究员李勇表示,TMLF具有针对性,可以更好地实现对小微、民企资金的补充,与近期针对小微、民企的多项政策形成合力,不断构建“宽信用”的格局。

  再贷款再贴现“放水”或成常态

  值得注意的是,央行表示,根据中小金融机构使用再贷款和再贴现支持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的情况,央行决定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000亿元。

  李勇称,这是央行今年继6、10月后第三次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,全年已累计补充4000亿资金,预计此举意图有三:

  第一,核心仍是央行推进“宽信用”的格局形成的策略之一。

  第二,在此之前,央行连续三日投放逆回购4000亿元,用于对冲税期、缴准的短期影响,同时补充跨年资金,此举也释放出央行对资金面的相对呵护态度。

  第三,与前两次不同,央行此次再贴现格外强调中小金融机构,在“宽信用”、“补资金”的同时着力防止银行间流动性分层的加剧,实现均衡发展。

  “增加再贷款、再贴现额度,未来或将常态化。”华泰固收张继强表示,再贷款、再贴现等结构性工具相比MLF有更多优势。首先,再贷款、再贴现等结构性工具利率更低,可以降低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,间接起到“降息”的效果;其次,再贷款和再贴现具有定向调控、精准滴灌的作用,助力疏通货币向信用的传导;最后,再贷款、再贴现等结构性工具也有利于对冲定向降准置换MLF导致央行缩表的弊端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定向降息!美联储议息前夜 央行端出了一碗“特麻辣粉”